表白迪丽热巴的男明星,紧急通知网页跳转,王一博有过一个4年女友


表白迪丽热巴的男明星,紧急通知网页跳转,王一博有过一个4年女友
表白迪丽热巴的男明星,紧急通知网页跳转,王一博有过一个4年女友

原标题:本地脱口秀拓展地盘,观众欣赏得跟上

紧急通知网页跳转
紧急通知网页跳转

4月的第一个周一,《吐槽大会5》在张伟疯狂的歌舞喜剧表演中落幕。

王一博有过一个4年女友
王一博有过一个4年女友

这几天,这个一直活跃在自助,经常探索边界的语言节目,被大家讨论和回忆。可喜的是,今年像“中国脱口秀‘药丸’这样的声音少了,像“为什么脱口秀有提词器”“为什么吐槽嘉宾的段子都要靠节目组”这样的专业问题多了。

不需要统计“热搜”。当一种娱乐品类的“幕后”和“规则”开始被普通观众津津乐道的时候,基本可以判断它已经在大众层面流行起来了。

没错,经过七八年的酝酿,本地脱口秀——,确切的说是单口喜剧——,终于破了圈。

单口喜剧的全盛时期

其实今年4月,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是脱口秀——或者单口喜剧——的全盛时期。

网上有《夸就对了》和《听姐说》脱口秀的差异化输出。前者是腾讯新闻制作的低成本脱口秀,以“反进攻”标签为主,采用真人秀单口喜剧的模式,舞台是脱口秀现场。后者由芒果卫视推出,是一个女性脱口秀比赛节目,汇聚了女权、“妹子”、群体合成、单口喜剧等多个热点。

线下,比较热闹。《脱口秀大会4》的海选开始了,到处都是开麦和俱乐部的单口喜剧演员。

去年《脱口秀大会》三季度被观众熟知的周其毛正在全国巡演。不知道他是不是“脱口秀行业的天花板”。反正280-1080的巡演票价又一次推高了单口喜剧特别票价的天花板。

今年《奇葩说》第七季获得亚军的小鹿,也在4月份做了新的专场《女儿红》。同时,她还在《听她说》担任首席编剧。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三年前,可能没有人会相信。毕竟每当单口喜剧引发舆论时,一个类似“脱口秀不符合中国国情”的话题就会掀起另一场风波。

长期以来,单口喜剧被认为是一种奇怪的异国娱乐。但如果梳理一下它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它能在2021年“破圈”绝非偶然。

第一代声音

在中国电视屏幕上,第一代单口喜剧节目可以追溯到2013年左右。

当时,因在白宫晚宴上调侃总统而出名的中国脱口秀演员黄选择回国发展。随后,央视二期推出了集脱口秀和科普为一体的大型验证节目《是真的吗?》。

因为黄是美国留学博士,科普验证部分是根据个人特点量身定做的,也可以算是兼顾了项目的社会效益。脱口秀部分是黄西美国单口能力的发挥。他试图探索适合单口喜剧的本土话题,也试图将不同的单口喜剧风格融入到节目中。比如节目中广受欢迎的黄西优硕版块,在单口喜剧中使用了一句台词的手法,用一句精彩的话回应网友的提问。

《是真的吗?》的推出,在主流受众中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此外,2012年推出的《今夜80后脱口秀》也开始酝酿一些话题,单口喜剧也逐渐开始在语言综艺中拓展领地。

但回看当时语言类节目的大市场,有《鲁豫有约》 《杨澜访谈录》 《超级访问》占领高地等老套的访谈类节目,然后涌现出草根正能量、励志主旋律的《超级演说家》,喜剧类节目处于边缘地位。

甚至在喜剧节目分支中,海派青口采访的《壹周立波秀》和《笑傲江湖》喜剧才艺秀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单口喜剧节目。在这个阶段,单口喜剧也被认为是一种奇怪的舶来品。

第二次崛起

第二波单口喜剧节目是2017年《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的强势崛起。

与成熟的单口喜剧演员引领的第一代声音不同,中国的第二次单口喜剧热潮源于中国互联网上的欧美影视圈文化,并借助节目模式引入的东风,最终在资本的推动下,为大众结出果实。

得益于长期的字幕组资源处理,以及搜狐视频自2013年以来批量推出的正版美剧和《美国综合》,许多美国明星在喜剧综艺节目中的精彩剪辑在中国社交网站上广受欢迎。

比如《周六夜现场》中娜塔莉波特曼的骂人说唱,《对口型大作战》中“妓女”影星安妮海瑟薇没有恢复大规模MV的负担,《喜剧中心吐槽大会》中贾斯汀比伯的经典粉饰操作.

SNL的喜剧演员皮特戴维森吐槽说,贾斯汀比伯有一个坑坑洼洼的父亲

凭借喜剧的进攻魅力,粉丝们看到了与大银幕和演唱会上截然不同的叛逆明星。在网友嘲笑Cut的同时,这些节目模式也被当时热钱汹涌的视频网站看中了。

其实《喜剧中心吐槽大会》并不是当时唯一被视频网站引入版权的美国喜剧节目模式。

最初,类似“小卡修”的《对口型大作战》被认为是最安全最容易操作的。2016年,搜狐视频和深圳卫视联合推出中文版。但由于舞台上嘉宾表现参差不齐,只播了一季就掉了。

1975年推出的长寿计划《周六夜现场》,也是万众期待的版权引进。而制作难度大、题材有限、政治风险高的“三座大山”,让《周六夜现场》中文版在2018年播出一季后就熄火了。

而原本最小的《吐槽大会》,却靠着第一期的《杀疯》,引起了观众看《脓包在眼前破》的兴趣。最后几经波折,达到了《吐槽大会》 《脱口秀大会》双星的局面。

但2017年的语言综艺依然不是单口喜剧的天下。当时,《中国诗词大会》 《朗读者》 《见字如面》这些朗诵文化节目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并且是以辩论的形式构建的

《奇葩说》也势头强劲。

单口喜剧虽然赢得了一些年轻观众的喜爱,但依旧是语言类节目中的小弟弟。

成为语言类综艺的新语法

单口喜剧节目的真正“破圈”是在2021年。

从“普信男”到“宇宙的尽头在铁岭”,再到“中国男足与男篮菜鸡互啄”,单口喜剧类节目开始成为社会话题的发动机。更值得一提的是,当喜剧编剧与嘉宾单口表演的权责厘清后,越来越多的综艺节目也在尝试着融入单口喜剧元素。毕竟,只要有好的喜剧编剧加持,让明星幽默一些总是讨喜的。

在访谈、相声小品、朗诵、辩论轮番在语言类节目中坐庄后,单口喜剧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

通过这段历程溯源,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单口喜剧在中国的“破圈”靠的不是单个喜剧人的推广,也不单纯是资本力捧的结果。它是圈层文化被大众文化迅速接纳的结果。

之所以接纳,在于共鸣。

早期欧美影视圈层文化所迷恋的那些经典桥段,恰恰是单口喜剧的核心魅力“冒犯”,或者说跨越边界的权力的体现。

当我们看到一直以自省、冷静的形象为人熟知的影后娜塔莉·波特曼在《周六夜现场》中唱着,“当我读哈佛时,我每天抽大麻,每场考试都作弊”时,没有人嫌弃她的粗口,更没有人相信她是像仝卓一样的“自爆”,而是明白这是她对大众给她贴的“学霸标签”的反叛。

这就是单口喜剧拥有的(至少是应当拥有的)表达自由。

单口喜剧演员踏上舞台的瞬间,就与观众之间达成了“无论他/她说什么,都不用较真的”戏剧假定。在拥有这种假定自由的时候,演员才可以内心安全地进行批判与讽刺,可能是自我嘲讽,也可能是针砭时事,或者是调侃他人……

因为那一层假定自由,他/她们才可以说日常之事,又敢说尽我们平时不敢说之话。

在这个不断有崭新道德要求出现的时代——尤其是荧屏表达上——单口喜剧迎来黄金时代,一方面是因为它能让观众在笑中释放压力,但更重要的是,它扮演了一种缺位已久的平衡者的角色。

熟悉警匪剧的观众都知道,在审讯时常需要有“好警察”和“坏警察”一起搭档,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如此才能形成微妙的暗示与引导,让真相浮现。

大众文化中其实也一样,如果说那些强调正能量直给的节目,我们管它叫“好警察”,那么单口喜剧节目就是不可缺席的“坏警察”。

它追求“冒犯”的权利,努力进行着无差别的智性批判,把很多人心知肚明却护疼不碰的“脓包”挑开给观众看。尖锐可能尖锐了些,偏颇也在所难免,但要知道表达的边界往往是被一些你并不认同的观点撑起来的。

对于观众来说,单口喜剧就是那个“既能够逃离,又能与现代都市生活对峙的出口”。如果觉得线上的单口喜剧综艺不够“对峙”,那么欢迎走进线下单口喜剧俱乐部,在那里“坏警察”们的锋芒更利、枪法更准。

【文/铁皮小鼓】

The End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历史消息

分享到